奇葩打赏图鉴:挪用公款卖女儿养主播,小学生

作者:安晶发布时间:2019-08-05 08:09

文 | AI财经社实习生 张艺璇

编 | 明萱

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途径、渠道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斗鱼主播“乔碧萝殿下”一场精心策划的直播事端,不只就义了工作出息,也让直播渠道主播的诚信问题,再次遭到拷问。

据艾媒咨询(iiMedia Research)数据,2018年我国在线直播用户规划达4.56亿,增加率为14.6%,艾媒咨询估计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划将超越5亿。不断增加的用户,为在线直播职业带来了流量和昌盛。从斗鱼上市招股阐明书上便可见一斑:2018年斗鱼经营收入为36.54亿元,其间,直播业务收入高达86%,达31.47亿元。这表明,直播打赏依然是当下直播渠道最重要的收入来历。

但是,与昌盛的直播职业一起呈现的,还有五花八门打赏乱象。主播“假脸现真容”,粉丝尚能及时止损,但在直播张狂的攀比与影响下,更多奇葩打赏行为形成的损害已不可挽回。

散尽家财型打赏

未成年人悄悄用家长手机为喜爱的主播打赏一类的新闻层出不穷,不过未成年人豪掷200万元打赏成年主播的巨额程度,仍是足以让家人和社会惊叹。

据环球网报导,一位来自深圳的11岁女孩洋洋(化名),从上一年11月到本年4月,前前后后给网络主播打赏了近200万元。“之前仅仅一天五百元以下金额充值,现在才是一天几千元金额充值。”这名才上五年级的小学生在反省书里写道,“假如我不刷,就会觉得没面子,压力很大。”在洋洋的口中,这些主播有的是哥哥,有的是姐姐,更古怪的还有互称母女的——主播叫洋洋“妈妈”,洋洋喊主播“闺女”。

洋洋哥哥称主播们之间彼此知道,还建了微信群一起洽谈怎样影响洋洋打赏。直到一张额度50万的信用卡被刷爆,银行打来电话时,全家人才发现此事。而此刻,洋洋打赏的总金额现已接近了200万元。

未成年人巨额打赏事情的层出不穷,与他们对金钱、社会的了解不深有关。而成年人按理说应当心智愈加老练,却也常常呈现打赏失度的状况,以致拖累家庭。

江苏镇江的一位散财老公,就因为打赏主播前后花费185万元,被妻子告上了法庭。

据扬子晚报报导,妻子称,老公自2018年12月在网上结识女主播后,半年内先后转账、打赏了合计185万元。自家的老公不只为女主播购买项圈、玉石、营养品,供她出国游览,还乃至替主播养起了妈,支付着主播母亲日常开支的费用。妻子以为,老公打赏费用归于夫妻共同财产,而主播母女也非好心承受赠与,因而于近来将三人告上法庭。

推荐新闻: